中国排球过亿推广费恐”打水漂” 已与排球之窗解约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昨天,中国排协发出重磅公告,宣布与负责中国排球联赛商务运营推广的“体育之窗”与“排球之窗”解约,原因是对方未承担相应的合同义务,已构成严重违约。“体育之窗”从2016年7月开始获得中国排球联赛商务运营推广权,当时正值中国体育产业IP大热,期间,中国女排还夺得里约奥运会金牌,联赛赛场因为奥运冠军的加盟而星光熠熠。可惜好景不长,才合作了不到四个赛季,双方一拍两散,体育之窗的欠付合同款项行为已有三个赛季。据新华社介绍,体育之窗在合约期间平均每年需要支付的推广费是以亿元计算的,比起中国排协此前的合作伙伴中视体育大幅增加。 中国排球的“金字招牌”中国女排登顶2019年女排世界杯。 欠付合同款项三个赛季 中国排协在公告中称:协会在2016年与体育之窗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体育之窗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中国排球联赛商务运营推广合作协议》,于2017年与前述公司及排球之窗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签订《补充协议》。 根据《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约定,中国排协授权排球之窗独家负责中国排球联赛的商务运营推广。排球之窗自2017-2018赛季至今欠付合同款项,体育之窗有限公司、体育之窗股份公司亦未承担相应的合同义务,已构成严重违约。 因此,中国排协已通知排球之窗、体育之窗有限公司、体育之窗股份公司,上述《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于2020年4月14日解除。自《合作协议》及《补充协议》解除之日起,排球之窗、体育之窗有限公司、体育之窗股份公司不再享有协议中约定的任何商业权益和其他合同权利。 曾经成功蹭中国女排热度 在对多家竞标企业进行多轮全方位综合评估之后,中国排协于2016年7月宣布,体育之窗获得中国排球联赛商务运营推广权,双方一起打造中国排球全产业链一体化开发运营体系。体育之窗是国内体育产业平台公司,涉足赛事运营、票务销售、媒体版权、粉丝经济、球员经纪、移动应用等领域。 2016年8月,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时隔12年再夺金牌,当年的中国排球联赛努力尝试“蹭“中国女排热度。体育之窗CEO高宏曾经在2017年表示,在三到五年之内打造出最好看的排球联赛,是中国排协和体育之窗的战略目标。2017-2018赛季,中国排球联赛升级为“超级联赛”。“排超元年”被视为联赛进一步市场化的新起点。排超联赛覆盖了1亿多电视和新媒体用户,有超过10家企业参与商务合作。在深圳举行的全明星赛成功带动粉丝经济,中国女排、男排当家球星全部亮相,红地毯环节把经过悉心打扮的排球名将们推至镁光灯下,郎平也特地赶来为全明星赛捧场。 好景不长被打回原形 排超联赛确实出现了一些让人耳目一新的变化,可惜,好景不长,新鲜感消失,一切被打回原形。2018-2019赛季联赛第一阶段从原本的主客场制改为赛会制,以致影响力有所下降,这样的安排被认为不利于商业推广。进入2019-2020赛季,排超联赛为中国女排更好地备战东京奥运会而大幅压缩赛程,从开赛到决赛不到三个月,罕见地农历春节之前决出冠军。 尽管中国女排头号球星朱婷重返国内联赛赛场,但是赛程缩短这个先天不足以及参赛队的整体实力差距悬殊,也让联赛冠军争夺失去了悬念。在参加了13场角逐之后,朱婷顺利帮助天津女排再夺冠军。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男排联赛只进行了一轮便宣告停摆,如今中国排协与联赛商务运营推广方解约,为联赛的重启蒙上更浓重的阴影。双方牵手之初期待的“打造出最好联赛”战略目标并没有实现,反而在全球各地排球联赛停摆期间炮制出如此一个重磅消息。在中国排协发出公告之后,体育之窗方面未有作出任何回应。 “怪圈”何时走出? ■杨敏 在中国三大球的竞技成绩中,排球无疑是最好的,中国女排三度夺得奥运金牌,去年更加冕了“十冠王”。然而,在中国三大球的职业联赛中,排球又是市场化程度最低的。成绩最好联赛最差,中国排球在这个怪圈里徘徊了一段不短的时间。 说来也奇怪,中国女排在里约奥运会夺金之后的受关注度飙升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一旦这些奥运冠军回到了所属的俱乐部参加国内联赛,热度骤降。这支金牌之师的热度,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联赛总是没能“蹭”到多少。要说中国的排球联赛不好看,那是不符合实际的。就拿里约之后的四个赛季来说,前三个赛季朱婷留洋,但是不少俱乐部引入美国、巴西、德国、俄罗斯女排的强援,更有韩国金软景这样的顶级球星。今年1月结束的2019-2020赛季,朱婷出于备战东京奥运会的考虑回归国内赛场,她所到之处,无论主客场几乎座无虚席。毕竟是世界排坛最高身价球员,朱婷的票房号召力相当惊人。 要说排超联赛办得不够好吗?这也不是事实。加盟上海女排的美国女排队长拉尔森给中国的联赛竖起大拇指,她透露自己在中国度过了美好的时光。效力土耳其豪门伊萨奇巴希的金软景,近日才被爆料有可能签约北京女排。她在2018赛季加盟排超联赛期间还入选全明星阵容,她坦言在中国打球留下了美好回忆。 与土耳其联赛、意大利联赛相比,中国的排球联赛还有许多进步空间。联赛升格“排超”,一度被视为走出怪圈、赶超中超和CBA的转折点。随着中国排协与联赛商务运营推广方一拍两散,在没有找到新的伙伴之前,恐怕排协要独自在怪圈里继续寻找出路。